幸运武林中奖规则

合肥一男子長期私占共享單車 共享單車成“私家車”

2018年12月07日 11:38 來源:本站◎

  共享單車是市民經常使用的交通工具,方便了市民們的出行。而有些人為了“占便宜”,鉆空子長期霸占共享單車,使得共享單車變成了“私家車”。前段時間,一共享單車企業發現一輛車被“霸占”了兩個月之久,且車輛行駛路徑非常固定,每天在兩點之間被來回騎行。6日傍晚,該共享單車的運維人員終于找到了這輛車,并當場報警。在民警的幫助下,私占這輛單車的男子被帶回派出所處理,被霸占了兩個月之久的單車也終于被成功解救。目前,該公司已啟動司法程序,將對這名男子提起訴訟。

  共享單車被“霸占”2個月

  曾輝是哈啰單車合肥運營主管,前段時間,一輛“丟失”了的哈啰單車,引起了曾輝的重視。

  “正常使用共享單車,用戶掃碼后會產生訂單,到達目的地關鎖后會結束訂單。”曾輝說,“車輛車自從今年10月初就沒有產生任何訂單,但每天都會發生固定的位移。”

  根據后臺數據顯示,這輛編碼尾號為“0651”的哈啰單車,每天早上7點左右會從巢湖南路與上海路交叉口處附近,被騎到東二環路與南淝河支路交叉口,傍晚5、6點鐘,再騎回去。

  沒有產生訂單,但每天都在移動,且移動的時間、路徑很規律,曾輝判斷,這輛車是被人“私占”了。“有些用戶為了占便宜,會把車鎖破壞后上一把自己的鎖,或者鎖在家里。這樣別人就用不了了,成了自己的車。”曾輝說,“合肥類似這種被私占的車大約4000多輛,需要我們去解救。”

  蹲守一禮拜“人車并獲”

  據曾輝介紹,每輛哈啰單車上面都安裝有定位系統,即便鎖被破壞,也可以定位到這輛車的具體位置。為了找回這輛車,曾輝和同事蹲守了一個禮拜,終于發現了這輛車。據了解,“霸占”這輛車是一名男子,白天在安徽五金商貿城上班,晚上回到巢湖南路與上海路交叉口的城中村內,每天騎著的正是這輛被霸占的哈啰單車。

  6日下午5點半,男子再次騎著這輛車回家,曾輝騎著另外一輛跟在后面。男子到家后,把單車放在一個小胡同的盡頭,轉身小跑上了樓。根據現場檢查,這輛車的車鎖已經被砸毀,無法關鎖。雖然找到了車,但想找到人還需要警方介入,曾輝只能向警方求助。

  接警后,淝河派出所民警趕到了現場。經過詢問,住在2樓的男子對自己私占單車的事實供認不諱。隨后,民警將男子帶回派出所,并將這輛被霸占了2個月的哈啰單車交還給企業。

  單車企業將起訴該私占用戶

  據了解,該男子姓郝,今年50多歲,山東菏澤人。據該男子交代,前段時間他發現這輛單車后便占為己有,每天騎著上下班。派出所內,民警對其進行了嚴厲的批評教育,男子也自知做錯事,向哈啰單車鄭重道歉。哈啰出行安徽區公關經理周健告訴記者,目前哈啰出行已啟動司法程序,準備對這名男子提起訴訟。

  據介紹,哈啰單車有自動報警功能,一旦單車遭到破壞,車輛會自動將信息反饋給后臺。“對于給單車上私鎖的行為,一經發現后會立刻扣除其信用積分,信用分為0時賬戶將被凍結。”周健說,“如果有用戶人為故意長期破壞共享單車,我們將收集相關證據交給警方依法處理。希望廣大用戶能文明用車、文明騎行。”

  據北京盈科(合肥)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姜萬東律師介紹,共享單車作為共享經濟的產物,弱化了所有權,更加強調使用權,但共享單車并非無主物,隨意侵占、竊取、私藏、毀壞共享單車會侵犯運營商公司的財產權,個人不當使用共享單車亦存在法律風險。盜竊共享單車,會依據《治安管理處罰法》受到行政處罰;如果涉案金額達到一定標準或者情節較重,將依法被追究刑事責任。

  姜萬東律師認為,把共享單車據為己有導致共享單車無法在市場上正常流通,實際上是對單車所有權人即供應商財產權的侵犯,此行為觸犯了法律,根據具體情節來確定責任的性質和輕重,最終可能會承擔行政責任或者刑事責任。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四十九條,盜竊或者故意損毀公私財物的,處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處五百元以下罰款;情節較重的,處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處一千元以下罰款。如果數額較大,根據我省盜竊罪數額認定的標準,盜竊財物數額超過2000元以上,就已經構成《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六十四條立案標準,涉嫌盜竊罪。

編輯:劉鴻鶴

中國新聞社安徽分社版權所有: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主辦單位:中國新聞社安徽分社 地址:安徽合肥梅山路8號 郵編:230021
聯系電話:0551-65533351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幸运武林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