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武林中奖规则

意外發現的一疊匯款憑證 揭開27年之謎

2019年04月03日 09:05 來源:本站綜合

“老人很面善,一口濃重的無錫口音,我還記得他。”3月28日晚,遠在深圳的余永莉女士在得知曾經同在安慶石化建安公司工作的許惠春老人去世,在微信中告訴記者。就是這位享年88歲的老人去世,竟然讓安慶石化人苦苦尋找了27年的神秘人有了意外的結果——化名“李記”的好人就是許惠春。

一封縣政府的感謝信


意外發現的一疊匯款憑證揭開27年之謎


故事還要追溯到1991年7月31日,安慶石化總廠黨委收到安徽省潁上縣政府的一封來信,信中感謝一位署名為安慶石化報“李記”的同志,曾郵匯捐款300元,支援該縣抗洪救災。要知道,當時的職工月工資僅百元,300元的金額可不是小數目。

于是,查找“李記”一時成了職工們關注的熱點。事后,這位經查并非安慶石化報社工作人員的“李記”同志的義舉,通過廠內新聞媒介宣傳,立即在全廠范圍引起轟動。

當時的安慶石化報、石化電視臺相繼派出記者前往市郵局了解情況,一些熱心的讀者先后到報社提供查找線索,安慶石化組織部門也協同記者查找“李記”“驚動了”當時的安徽電視臺,省臺也做了跟蹤報道……但從尋至今,“李記”從未露面。唯一了解到的,就是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李記”就開始捐款幫助那些素不相識卻需要幫助的人,每次都是金額不菲。沒有人知道“李記”到底是誰,只知道他兩度入選安慶石化“講奉獻10件好事”。


意外發現的一疊匯款憑證揭開27年之謎


27張匯款憑證是一位老人的遺物

轉眼27年過去了。2019年3月20日,家住安慶石化大湖生活區3號樓原石化建安公司退休職工許惠春去世,享年88歲。二兒子許海東在整理父親遺物時,發現了一個印有“紅旗萬歲”字樣的紅本子,翻開一看,里面有老爺子年輕時獲得三等功的獎章,還有一些信件,一些筆記。

“在這紅本子里,我還發現有一張紙包裹著一些東西,打開一看,疊著一張張匯款單,再仔細一看,這匯款單上寫著‘李記’二字!”許海東說,雖然時隔已近三十年,但他這個“廠二代”還是很快反應了過來,“這不是當年廠里一直找的‘李記’嗎?”他趕緊叫上大哥許海鑫,三弟許海石,一張張對了起來。

匯款憑證顯示:1984年1月17日,“李記”匯了第一筆款,是20元。在這之后,幾乎年年捐款:青海玉樹地震捐款3000元,甘肅舟曲縣中國紅十字會捐款3000元,向中國紅十字總會捐款5000元……這意外發現的27張匯款單數額匯總有近10萬元。

其中最后一筆捐款是2016年7月18日,是向安慶民政局捐款5000元。當時,許惠春老人已經85歲。據小兒子許海石回憶,推算起來,那時老人應該是腦梗出院不久。

父親常年捐款兒子們全然不知

許惠春老人原籍無錫,生于1932年。14歲時他只身一人出門做學徒,1951年,通過公私合營成為一名國營職工。1956年,為了響應國家號召支援大西北來到蘭州玉門油礦工作,1974年,安慶石化破土動工,許惠春來到安慶石化扎下了根。

“當年廠里尋找‘李記’的時候,我們在家也討論。這‘李記’是誰?父親在一旁聽著,默不作聲,沒跟我們透露過一個字,但在他的遺物里還找到一張當年宣傳‘李記’的剪報。”許海東回憶說。

許惠春的老伴章美芳當年也是安慶石化職工,因患有阿爾茨海默病長年臥床,小兒子許海石2014年確診為口腔癌,家境并不好。由于他退休早,每個月只有2000多元養老金,“父親一生節儉,舍不得亂花一分錢。我們不要說剩飯了,就是一粒米飯掉桌上,都要求我們立馬撿起來吃掉,他自己也是這樣做的。我們真沒想到他一直在默默地捐款。”大兒子許海鑫說起父親眼里含著淚。

許惠春老人生前很熱心,路邊看到可憐人,他總是去問一問,說一說,可有啥困難。有一次,他見小區里一位流浪漢可憐,就把自己的新棉襖送給人家穿。2017年,許惠春再次因腦梗入院,隔壁床的一個病友腿腳不好,他看著就心疼,讓小兒子許海石給病友買副拐杖。

然而老人的家中簡陋樸素,水泥地面、老舊的墻壁,存放衣物的還是一個個老式的木箱。從未示人的20元、300元、3000元、5000元的一疊匯款憑證,成為他留給后代的“巨額”遺產。

編輯:成展鵬

中國新聞社安徽分社版權所有: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主辦單位:中國新聞社安徽分社 地址:安徽合肥梅山路8號 郵編:230021
聯系電話:0551-65533351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幸运武林中奖规则